首页>新闻动态>新闻详情
鹤年堂膏方---古法炮制,玉汝于成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6日

鹤年堂作为北京最老的字号,同行都知道鹤年堂的师傅“规矩大”, 配本上都定着“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鹤年堂对膏方制作的每一个环节都有硬规矩铁规矩,必须按照规矩办,也正是因为“规矩大”,才使得鹤年堂的膏方在数百年的优胜劣汰中脱颖而出。



择取地道上药

五千年的中医实践早已证实,中药材的产地、生长年限、采摘时间、采摘方式一旦改变,就会影响药效,“天药相应”是鹤年堂600年来遵循的药材观,进入现代,则又演化出选药的十六字标准,即“道地药材,自然生长,足年采摘,遵时守规”


道地药材即要求药材必须出自医书明确记载的药材原产地,只有这样的地理环境、水土、气候、日照、生物分布才能满足好药材的生长需求。

自然生长则要求选取的药材尽量是野生的,如野生无法满足数量要求,则选取的栽种药材也要自然生长,而不能是化肥农药催生的。

足年采摘则要求必须达到用药标准,即达到医书所记载的最佳使用年份,方可采摘。

遵时守规则要求采摘的时间和方式必须按照古法记载,以免影响药效。


以玫瑰膏为例

老北京人都知道这款膏方是行经活血、美肤养颜的好方子。其中的君药玫瑰花,数百年来,都必须在北京妙峰山采收玫瑰花,从采收开始就有着严格的要求,每年阴历4月上中旬,玫瑰花苞开初放之时采摘,并且必须是在妙峰山阳坡、早晨花蕾带有露水时采摘,采摘后去花托,取最鲜的玫瑰花瓣,并经三道初步工序、六道保存运输技艺,以保证玫瑰花的药性再经后期加工制成的膏方透着玫瑰的幽香,更绝的是服用时竟然能感觉玫瑰花的“筋”劲,有微脆的感觉,让人称奇。


撷方子

明朝抗倭名将、民族英雄戚继光给鹤年堂题写的楹联中就有“撷披赤箭青芝品“的名句,撷,就是选取、筛选、精选之意。鹤年堂对膏方的制作要求极高,首先就体现在对配方的选取上,对那些按四时调理之需的膏方,以及相对适用普遍的补虚膏方,必须是进入配本的方了才能选用,“不入配本,不得配制。”



见方子

早年间,鹤年堂要把大夫开具的膏方处方送到“斗房”,用硕大的长方形的木镇尺压着,由“斗头”依次取出审验,这审验是看方子里的药斗橱里有没有,有没有需要特别注意、特殊煎制的毒性偏大的药物,还得看看方子是否偏离医理药理,对拿不准的方子,要返到大夫那,再行审定。审验无误后,再交徒弟依方配药,配完药后,要连方带药一起交到“丸药房”,方子也要用木镇尺压着,由“丸药头”再按方审药,无误后,把方子取出,交由药工开始制作,斗头和丸药头不在,徒弟和药工都不能随意把方子从镇尺下取出,这个过程称为“见方子”。不论是从配本中选择的配方,还是大夫现开的处方,都要按这个规矩来。



这是鹤年堂独有的老规矩,是为保证膏方配方准确有效而制定的。配本上的膏方都是经过数代传承验证的经典,按说“免检”也行,但也必须要守这个规矩。几百年来,鹤年堂在膏方制作上从没出过差池,就是因为有这个老规矩把着,人们都知道鹤年堂有“见方子”的规矩,所以,对鹤年堂更是信任有加。


过八关

传统的膏方制作是个很繁琐的过程,费时、费力、费工、耗神,鹤年堂负责制作膏方的是“丸药房”,“过八关”是膏方制作流程必须要遵守的规矩。



一为审方验药关,就是前面说的“撷方子”和“见方子”。

二为漂洗关。要先把药先用清水漂洗去掉灰尘杂物。过去,鹤年堂的斗房和丸药房,都挂着一把用雄鸡毛做的鸡毛掸子,一掸尘二辟邪,三是用来责罚徒弟,比如,只要发现药中杂物没清干净,就认为是徒弟心里还有邪没袪,以掸责之,并不是真打的皮开肉绽,而是以此来警示徒弟“举头三尺有神明”,看似简单的漂洗,也要精心。

三为浸泡关,先将配齐的药料中胶类药拣出另放,然后把药按根、籽类、骨类,茎果类,花、枝、叶类,分别放入容量相当的洁净砂锅内,加适量的水浸润药料,令其充分吸收膨胀,稍后再加水以高出药面10厘米左右,浸泡24小时。有的字号为图方便而把所有药料入在一起浸泡,鹤年堂却要求必须分别浸泡,因为在下一环节还有说道。

四为煎煮关,把浸泡后的药料上火煎煮。先用大火煮沸,再用小火煮1小时左右,转为微火以沸为度,约3小时左右,此时药汁渐浓,即可用纱布过滤出头道药汁,再加清水浸润原来的药渣后即可上火煎煮,煎法同前,此为二煎,待至第三煎时,气味已淡薄,滤净药汁后即将药渣倒弃(如药汁尚浓时,还可再煎1次)。将前三煎所得药汁混合一处,静置后再沉淀过滤,以药渣愈少愈佳。这一关是很熬人的,反反复复要一整天

 这其中也有“一煎根骨籽,二煎茎果枝,三煎叶与花”的规矩,这样才能保证根骨籽的药效能完全提炼出来,又能保证花叶类药效不“飞”,这里的规矩可能过去许多字号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容易坚持,但这却是鹤年堂到今天也必须要守的规矩。

 另外,如果方中有像胡桃肉、桂圆肉、红枣肉类的材料,有的膏方要另行煎煮取汁,等到收膏时一起放入,更能充分发挥其作用,这也算是鹤年堂一个小小的秘法吧。



五为浓缩关,过滤净的药汁倒入锅中,进行浓缩,可以先用大火煎熬,加速水分蒸发,并随时撇去浮沫,让药汁慢慢变成稠厚,再改用小火进一步浓缩,此时应不断搅拌,因为药汁转厚时极易粘底烧焦,通过独特的判断方法确定达到标准了,在搅拌到药汁滴在纸上不散开来为度,此时方可暂停煎熬,这就是经过浓缩而成的清膏。

六是炼蜜关,蜂蜜有调味、滋润和补益的功效。另外还具有一定的缓和、防腐作用。炼蜜的作用,在于既能驱除药性的偏激使之中和,又能除去蜂蜜中的水分及杂质,使药物品质上乘,有质有量且保存持久。这一关也包括其他胶质的烊化。



七为收膏关,把蒸烊化开的胶类药与糖(以冰糖和蜂蜜为佳),倒入清膏中,放在小火上慢慢熬炼,不断用铲搅拌,直至成膏。这一关是最要求技术的,老药工讲,编筐编篓全在收口,熬膏子也是如此,最后能不能成膏,膏子的质量、成色、卖相好不好,全在收膏这一关了。如果说前面的流程主要靠的是良心,收膏则是最能看出技术水平的一个环节。

八是存放关,待收好的膏冷却后,装入清洁干净的瓷质容器内,先不加盖,用干净纱布将容器口遮盖上,放置一夜,待完全冷却后,再加盖,放入阴凉处。有的配方中要放入如鹿茸粉、人参粉、珍珠粉、琥珀粉、胎盘粉等,这就要求药末极细,注意在收膏的同时,放入准备好的药末,在膏中充分搅均匀。鹤年堂传统膏方能够保存很长时间,特别是不加药粉的纯蜜膏,如果保管得当,十年八年都不会变质。



“四技”为师

早年间,不少药铺也制作膏方,行内都知道,膏方在制作上讲究六个方面:方、药、水、蜜、器、火,每一个环节都必不可缺,每一个步骤都极其讲究,都有独特的传统工艺绝技。就拿“器”来说,绝对不能用铁锅,有“十味中药九怕铁”之说,必须用砂锅或是铜锅,鹤年堂从明朝起就坚持用纯正的紫铜锅来熬制膏方,现在,鹤年堂是政府指定的“膏方定点服务单位”,仍然用的是传统的紫铜锅。鹤年堂以膏方闻名,配方精妙、药材质量好是一方面,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技术水平高,关键的环节上有着独特的技术,鹤年堂称为“四技为师”,这在早年间是字号生存的“底气”,绝对秘不外传,掌握了这四技,就可以独挡一面当师傅带徒弟了,在字号内也只有“丸药头”等少数人掌握,并得和东家签订类似现在保密合同的“文书”。



第一技,文火大泡老红出。这是膏方制作过程中炼蜜的关键技术。将蜂蜜置于锅内加热,使之完全溶化,沸腾时用网筛或绢筛捞去上面浮沫,至蜜中水分大部分蒸发,翻起大泡,呈老红色时,酌加约10%的冷水,再继续加热使沸,随后乘热倾出,用绢筛过滤,除去其杂质,即成炼蜜。炼蜜老嫩的程度,大都是凭经验观察,少炼则嫩,黏性不足;多炼则老,坚硬不易化解,老话叫“不吃药”,就是不能与药汁充分融合。


第二技,药汤包柱。这是浓缩环节的关键技术,药汤浓缩过程中,不到时候水分太多时就收膏,不能成膏不说,首先浓度就不够,药效低,还非常容易变质,存放不住;火候过了容易糊,味道变了不说,可能药性也会变化。浓缩到什么程度才算恰到好处呢?过去人们也没有什么检测仪器,就靠经验和土办法。当浓缩到差不多时,鹤年堂的“丸药头”会用一根类似筷子的木棍探入药汤里搅拌,取出后看药汤是否能把木棍薄薄的裹一层,然后把药汁滴在纸上不散开而有形为度,此时可以进入收膏环节了,这就是经过浓缩而成的清膏。



第三技,拉旗。这是收膏的环节必须要掌握的重要技术之一,清膏兑入炼好的蜜以后,要不停地搅拌,这时,“丸药头”时不时用勺子舀出膏汁往上撩泼,别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其实这在行话里叫“散之若雾”,就是看膏中的水气情况,有水气如雾状太过就还得熬一会,这时要不时地用勺子舀出膏汁慢慢地倒,当膏汁从勺子边沿一直拉到锅里而不断,就说明膏子快成了,行话叫“拉旗”,这里有一个小秘诀就是勺子和锅里药汁表面的距离要掌握好才能以其为标准,不同原材的膏,拉旗的程度也有区别,这只有靠经验来掌握了。


第四技,滴水成珠。这是收膏的最后环节,膏汁拉旗了,就要用木棍将膏汁滴入清水中,凝结成珠而不散,或是滴在过去包中药的芦苇纸上,如深色珍珠,个个成型,润而不瘫,微微颤动,没有水渍痕迹,行话叫“滴水成珠”,达到这个程度,就可以停火收膏了。



鹤年堂“丸药房”的师傅们,就是靠这四技,让鹤年堂的膏方名闻京城,同行服气,百姓推崇。2010年,当时年近九旬的老中医陈相生老先生清楚地记得,公司合营前夕,北京药行曾经举办过膏滋熬制技术交流,实际上也是一次考核比赛,考核最后有一个标准,就是把装有膏滋的瓶子打开,盖上糙纸,然后倒过来,大多字号的膏滋不是过稀流的太厉害了,就是熬老了,用力抖动也不流下来,唯有鹤年堂的膏滋倒过来后纸面颤动而不流,稍抖动后缓缓流下,形如旗面薄薄的一层,直至纸面而不断,行话叫“拉旗”,用竹筷蘸一下后让其自然流到纸上,竟如深色珍珠,这让同行佩服不已。这些只有鹤年堂才有的规矩,也成为行业内膏滋熬制的标准,鹤年堂成为当年药行的标杆,不论是名医还是百姓,都以鹤年堂的产品作为最好产品的尺度,鹤年堂“时医术”中的许多规矩也成为行规。用现在的话来讲,鹤年堂在当时是能够制定行业标准的企业。


2010年,北京首届膏方节上,鹤年堂传承人首次公开展示了膏方的传统制作技艺,制作的膏滋一亮相,立即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数千名北京市民也是第一次见识、品尝了乾元膏、香佛玉枢膏等传统养生膏方。鹤年堂膏方制作技艺和膏方的品质得到了专家的高度评价,北京市中医管理局把鹤年堂定为“北京中医药膏方服务定点单位”,一时间,膏方——这一传统的养生方剂,又成为北京民众养生滋补的新宠。

经销商查询 防伪查询 膜芳商城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广州膜芳化妆品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50023号 技术支持:拓睿互动